摄影岂能错过生动的现实 ——写在周新仕《最后的烧炭人》展出之前
时间:2016/3/9 15:49:10点击数:次 总张数:15张 作者:周新仕 收藏 投它一票
15 张,当前第 1上一张 | 下一张 幻灯播放
摄影岂能错过生动的现实 ——写在周新仕《最后的烧炭人》展出之前
摄影师与烧炭人合影
1 / 15
翻看周新仕这组《最后的烧炭人》作品,思绪一下就被导回记忆深处。幼时,冬天家里的烤火盆、外婆和奶奶取暖的手炉、暖笼都用的是木炭,它和煤店卖的煤球、 蜂窝煤不一样;上小学后学习了为烧炭牺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战士张思德,还有白居易的《卖炭翁》;十年动乱,生活用品无不凭票证供应,木炭也难见 踪影;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渐好,木炭随着火盆、火锅……又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过很快因为电力、液化气供应充足,家用小电器快速普及,能用到木炭的时 候愈发少了。
大约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次于书中偶见“炼火”,心想这“火”何以“炼”啊?一查竟扯上木炭了。原来历代喜用木炭,不仅因其火大持久,关键无烟,“凡以 炭炊馔,先烧令熟,谓之炼火,方可入爨,不然犹有烟气。”([唐]康骈《剧谈录·洛中豪士》)“烦将炼火炊香饭,更引长泉煮鬪茶。”([宋]范成大《题张氏新亭》)但木炭好用,烧制却如炼火,是一件极艰辛的活,京城子民罹犯某种刑律,穷人只消罚去打扫厕所,而富人则要罚去山中烧炭——“畿内民富者烧炭于山,贫者役于圊溷。”(《魏书·志第十六·刑罚七》)可见,搁在一千多年前烧炭也绝对是一种苦役。
烧炭这行当在中国已延续了数千年。没有木炭,中华民族的冶炼史或许会是另外的样子。那些珍藏在世界各地民间和博物馆里的殷商时期的精美青铜器、春秋战国铁 器莫不代表着当时木炭的烧制和应用的超高水平。木炭一直伴随着中华文明的进步与发展。及至现代,我们的冶金、化工、餐饮、火药、岩茶炭焙、家居环保、精密 加工中的抛光打磨、光伏等行业仍然离不开木炭行业。当然,木炭的生产方式早已变革,现代化的制备方法不断涌现,包括木炭在内的生物炭产品种类不胜枚举,只 是传统窑制木炭这一行当日渐式微,发展空间急剧缩小;在一些地方被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土窑木炭烧制手艺及其传承难以为继,且正在从人们的视野里逐渐消 失。
周新仕敏锐地感受到这一点。从2012年开始,他多次进入大别山深处,执着地使用35mm数码单反相机拍摄大悟县宣化店人何传龙为首的一群烧炭人,并以此 作为记录土窑烧炭的切入点——他们选址、和泥、垒窑,备料、装窑、封窑、点火、撤火、封火,出炭、锯炭、打包等烧炭的各个工序被纷纷定格。初次和这群烧炭 人相遇,周新仕还没有举起相机他们便四下躲闪,满眼透着警觉;相处时间长了,互相多了了解和理解之后,周新仕再进山都会和他们一起生活少则两三天、多则一 周时间。正是由于摄影师的深情关注和持续记录,这群人不同季节、极为艰辛的烧炭生涯才得以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透过这些纪实影像触及这个以烧炭为生的群 体异常艰苦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而这恰恰是这些纪实影像最初打动我的地方。
于是我问自己,我们还需要纪实摄影吗?从世界摄影发展的角度来看,作为一种视觉语言风格,一种影像形态,纪实摄影在上个世纪中期前后已盛极一时,完善成 形,经典无数。以我近年不多的策展经历和对新世纪以来国内外影像潮流的观察,纪实摄影似乎正在“式微”,甚或已经“落伍”。国内也开始风行“景观摄影”、 “当代影像”,仿佛玩儿“观念”、超越了现实的影像空洞和虚无,摄影才“艺术”;很多人根本看不到,更感受不到具体人文传承和区域现实背景下细微的社会发 展、变化,这样的摄影果真就“艺术”化了?我不以为然。相反,我更尊敬那些长时间坚持个人化立场,致力于个人独立观看、思考和视觉表达的摄影师,坚信摄影 不能错过任何时代的生动现实。也是基于这一点,我才在这里策划并和大家一起分享周新仕的这组纪实摄影作品;也希望他还在继续的拍摄,未来带给我们更多的感 触。
 
                                                          黄一璜
                                                          2016年2月18日

摄影艺术家简介
 
周新仕,男,当阳市公安局一级警督。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宜昌市摄影家协会理事,当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自2010年以来,先后有30余幅作品在全国、省内外摄影比赛中获奖;20余幅作品先后在《中国摄影报》《中国摄影》《人民公安报》《湖北画报》《湖北警察》《三峡晚报》《荆楚网》等报刊媒体上发表。

展览与获奖
个人展览
1.《山水韵画》摄影展(30幅)    “第九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展出(武当山,2012);
 
联展
1.《炼》                         全国公安民警摄影大展(北京,2015);
2.《炼》《远安丹霞》              湖北省“我的中国梦”摄影大展(武汉,2014);
3.《窑工兄弟》(组照)            湖北省第25届摄影艺术展(武汉,2013);
4.《极光》《梦幻元阳》            湖北省第24届摄影艺术展(武汉,2011);
 
获奖
1.《窑工兄弟》(组照)获得湖北省第九届屈原文学艺术奖(摄影,2015);
2.《炼》获第七届 “尼康杯”全国公安民警摄影大展优秀作品奖(纪实类,2015);
3.《炼》《远安丹霞》获湖北省“我的中国梦”摄影大展优秀奖(2014);
4.《水墨九湖》获宜昌市“宜昌群星奖”二等奖(2014)
5.《窑工兄弟》(组照)获湖北省第25届摄影艺术展银奖(纪录类,2013);
6.荣获宜昌市摄影家协会颁发的2012年度摄影贡献奖(2013);
7.《车顶阳光》获《中国摄影》《中国摄影报》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共同举办的春节联谊擂台赛三等奖(2012);
8.《极光》《梦幻元阳》获湖北省第24届摄影艺术展优秀奖(艺术类,2011);
9.《情》获公安部书、画、摄影作品大赛三等奖(2011);
相关图集
网友评论